主页 > 公司年报 >家门外聊电话‧3匪掳劫女子 >
2019-12-09

家门外聊电话‧3匪掳劫女子


(大山脚26日讯)33岁华裔女书记在住家门外停车处和友人聊电话时,突遭3名疑是巫裔的匪徒以黑色袋子套头掳走,将她载至10公里外的丛林内洗劫,再毒打她一顿后,把她弃在漆黑的丛林内。受到惊吓的女书记负伤摸黑逃至附近工厂,向保安员求助而获救。受害者陈幼妆是于週四晚上10时许,在甘榜峇当峇都的住家外被掳走。受害者的弟弟叙述事发经过时指出,姐姐当晚兼职下班回家后,把车停在住家外的空地,不料遇到掳劫匪。由于该处道路窄小,一般车辆无法驶入,所以当地居民多数把车停在空地或路旁,再走一段路回家。“她当时已在车上与友人通电话,到家后,她边讲边走到车后,準备开启车厢拿东西,突然来了3名巫裔男子强行将她掳上车。”匪大力掐颈他说,姐姐因受到惊吓而即刻尖叫,被匪徒捂住嘴巴。事发时,只有妈妈一人在家,其他兄弟姐妹不在,附近居民也已熄灯睡觉,因此没人目击事发经过。“姐姐说,她被掳上车后,匪徒立刻用黑色袋子套她的头,所以她不知道被载到哪里。姐姐全程被压在车后座的下方,匪徒还大力的掐着姐姐的颈项,威胁她不可喊叫,否则会杀她。”他透露,匪徒一直掐着姐姐的颈项不放,让她无法呼吸,她多次求饶说会配合他们,要求让她呼吸,匪徒才鬆开手。“当匪徒把车子停下后,姐姐已经在丛林里,四处非常黑暗,匪徒威胁姐姐交出财物,并抢走她的两部手机、5个戒指、一条金项鍊及600令吉现金。”受害者全程被蒙头仅听见匪徒以马来话交谈,因此她怀疑掳劫匪是巫裔。(CLL)求助数工厂保安亭仅1人借电话陈幼妆的弟弟转述,匪徒抢劫完后,对姐姐拳打脚踢,之后再用脚狠狠踹姐姐下车,姐姐负伤在丛林内一直打转,找不到出路,不知过了多久才逃出丛林。“姐姐发现自己被丢在武吉敏惹工业区后的丛林,于是即刻跑到工厂的保安亭向保安员求助。她跑了多家工厂的保安亭求助,但都没有人愿意帮忙,直到有一名保安员愿意借出电话,让姐姐通知家人。”家人接到电话后,马上联络大山脚自愿治安队,众人在週五凌晨1时许找到她后,警方赶到现场载她往威中警局报案,当时她饱受惊吓,身体多处受伤。(CLL)活着才有机会凭毅力走出黑暗“我当时告诉自己,我必须活下来,才能走出去求救!”陈幼妆被匪徒弃在黑暗的丛林后,一直鼓励自己要寻找出路。她週五在住家接受《》独家访问时透露,她被匪徒毒打后,被遗弃在丛林内,当时她光着脚,抬头看不见五指,令她惊恐不已。“我感觉在森林里,没有一丝亮光,我很害怕,但是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来,这样我才有机会走出去。”凭着这一点意志力,她开始往东边走,再往南边走,找不到出路后,再往另一边走,她摸黑而行,最后看见有点亮光的地方,便跟着那个方向一直往前,最终让她找到出路。“我当时真的很害怕,但却鼓起勇气一定要走出黑暗,当我看见‘IKS Bukit Minyak’(武吉敏惹工业区)的告示牌时,我终于放心,因为我还在大山脚!”友赶来家人才知被掳事发时与陈幼妆通电话的男性友人,听见电话另一端传来陈幼妆的惊叫声后,便与对方失去联繫。他担心陈幼妆出事,马上从槟岛飞车到她家中了解,家人才获知她被人掳走。受害者的弟弟说,当时妈妈也奇怪为何姐姐这幺迟还没到家,直到其男性友人上门告知,家人才获知姐姐可能被人掳走,于是即刻联络大山脚志愿治安队,要求寻人。“我们找了很久,还是找不到姐姐,所幸姐姐吉人天相。”根据治安队队员推测,受害者被匪徒丢弃后,花了大约一小时才找到出路。记者接获消息赶到警局时,看见女受害者仍心有余悸,脸部因遭暴打而红肿,她在警局录口供大约两小时后回家。週五早上,受害者在家人陪同下到大山脚医院验伤。(CYY/CLL)母事前听见屋外有车声陈幼妆的母亲透露,她在获知女儿出事前,曾听见屋前有一辆汽车一直在启动着的引擎声,不过她当时却不以为意。“直到女儿的朋友上门通知,她可能被人掳走,我们才出外查看,发现女儿的车门是开着的。”获知此事后,上门探访陈幼妆的峇当峇都大伯公理事会总务黄秀英呼吁当地州议员及警方关注当地治安日益败坏的问题。‧2014.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