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议题 >为儿女学费月薪两万老爸挤破头 >
2020-01-04

为儿女学费月薪两万老爸挤破头

为儿女学费月薪两万老爸挤破头

我最怕接到家长的电话,尤其是开学阶段,许多都为了延缓缴交子女学费来请求协助。最近,有更多的家长与学生因为缴不出学费询问如何继续求学,辛酸的故事在艰困的家庭中,也在高等教育的学府里。

昨天清晨,收到学生的电子信,她希望在校内争取更多的工读机会。这位同学半夜写信求助,想必满腹辛酸,恐怕是彻夜难眠后的求助。

在时代潮流中,大学流行「大」,要盖大楼、聘请大师、做大计画。至于学生与家长没钱,不论怎样反映,学校行政人员还是很无助,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再挤出一点钱来帮忙。

无数家长为了孩子读大学更是格外辛苦。五、六十岁重返就业市场争取低薪工作的,许多都是为了子女的大学学费。我有时坐计程车,司机温文儒雅,稍加探询,都有光荣的昔日,如今为了贴补子女的教育费,还是得开车赚小钱。我去夜市走走,做小生意的相貌堂堂,谈吐不凡,一问之下,也是为了孩子要读大学。

可是他们的孩子在大学接受到怎样的教育品质?台湾各大学的教育资源远不及国外,用在照顾学生的更是零头,教学与研究的重要性一定超过对学生的生活照顾。为了SCI、SSCI、EI等让老师「唉唉叫」的措施,又为了不断有的评鉴,大学必须把大量的经费用在提升研究的事项。仪器设备、图书电脑、实验大楼等看得到的,各校董事会与校长努力加码,至于老师上课的品质、学生住宿的状况、学生快不快乐、有没有钱缴交学费等,都无法清楚量化,学校行政主管也很聪明地把这些「小事」放在不重要的位置。

各大学用在照顾学生的预算有限,教育部长大方开出「照顾经济弱势学生」的支票,因此有了「共同助学方案」,但经费都由各校自筹。许多大学都要付出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额外经费直接补贴学生,但是庞大的款项从何而来?许多学校用的都是原本的奖助学金或工读金额,如此排挤了各项奖助与工读措施。「教育部请客、大学买单」的残酷现实,为教育改革增加了新的荒谬。

学生获得金额补贴就快乐了吗?当然不是!今天的大学有多少不快乐的学生?论心理状况,中重度以上的忧郁症学生比率动辄超过百分之十;论学习状况,两科以上不及格的比率也至少百分之五;论经济状况,申请就学贷款的超过百分之二十;论就业状况,惨不忍睹。他们痛苦,他们的家长更痛苦,学务工作者往往代表学校,直接面对这些痛苦。

在中国大陆,因为十年文化大革命太多的悲剧而有各种伤痕文学。在台湾,因为十年的教育改革,也产生了各种小悲剧,却少有人记录这样的伤痕。「十年教改」究竟改出了什幺?如今的现实是:使无数不该成立的学校成立了,使没有教学热诚的人做大学老师,使没有能力读大学的人在校园里蹉跎光阴,甚至使应该轻鬆享受退休时光的长辈去争取一个月两万一千的工作。至于教育部长,只会大方地要求学校必须津贴学生,还有忙着说:「我没有和余光中吵架。」然后推广比火星文还複杂的所谓本土文学。

对于高等教育,我没有答案,我也没力气找到答案,因为我每天都忙着面对这些伤痕!我只希望教育部不要继续在伤痕上撒盐,更不要把自己的快乐与施政绩效建立在大学师生与家长的痛苦与无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