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申博议题 >【九子案判词】官:公民抗命非抗辩理由 佔中不符「合比例参与」 >
2020-01-28

【九子案判词】官:公民抗命非抗辩理由 佔中不符「合比例参与」

佔中九子案有裁决,九子各有罪名成立。区域法院法官陈仲衡颁下的260多页判词中,有8页提及「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 。陈官在判词中指,公民抗命并非抗辩理由:「被告因在公民抗命过程中犯下罪行而被起诉,公民抗命并非法律上的辩护。法院没有任何职能,裁定公民抗命背后的政治理据之优点,法院应关注罪行成分和争议问题。」陈官又多次引用运动的参与规模是否「合乎比例」(proportionality),指2014年的佔领运动并不符合公民抗命的定义。

案件主审法官为陈仲衡,司法机构资料显示,陈仲衡1964年在香港出生。1987年及1988年于香港大学分别取得法学士学位及法学专业证书。1988年在香港获大律师资格。1989年起私人执业,直至2002年获委任为常任裁判官。2012年9月获委任为区域法院法官,曾审理发展局前局长麦齐光的租津案。

陈仲衡的判词提及,「佔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计划的「让爱与和平佔领中环」,指是公民抗命行动;九名被告在2014年9月27至28日开始进行及之后于金钟添美道及附近的行动,也指是公民抗命行动。

陈官提到在「双学三子」案判词中,终审法院认同公民抗命的定义为「一个公开、非暴力、本着良心的政治行为,与法律对立,以达到改变法律或政策目的。」陈官提到,终院引用2007年的英国案例R V Jones (Margaret),当中指出「本着良心的公民抗命在这个国家,有悠长而受尊敬的历史。」

判词指出,三子之一的陈健民作供时,提到三子在公民抗命中铭记「合乎比例」(proportionality)的概念。R V Jones (Margaret)案例亦指出,公民抗命示威者的行为要合乎比例,不会构成过度损害或不便,并通过接受法律处罚来保证诚意。

陈官表示,陈健民称公民抗命是希望达至公民觉醒,而非瘫痪城市。陈仲衡再引R V Jones (Margaret)案例指出,(i)要求抗议者克制并合比例,并且不会造成过度损害或不便,(ii)所造成的阻碍不应导致社区或金融中心瘫痪;两者是有分别。对于公众妨扰罪,造成的阻碍不一定严重到足以使一个社区或金融中心瘫痪,其门槛更低。陈官认为,陈健民所说「合乎比例」,是建基于中环不被瘫痪,而非要求抗议者克制免对他人造成过多不便。

陈官又说,陈健民是在2014年11月18日的文章中,才提及「合乎比例」,但未有解释意思。三子考虑佔领会对交通造成影响,即使他们考虑到比例的概念,但他们使用的标尺是社区会否被佔领瘫痪。陈官表示:「这是完全错误的」,三子计划在遮打道发起佔领中环,认为只要中环/金融中心不会瘫痪,佔领的影响是可以接受。 但陈官认为,这并非R V Jones (Margaret)案例中指示威者要克制及行为上合比例的意思。此外,陈健民在2014年11月18日才指出合比例这一点是太迟。

法官陈仲衡表示:「我相信三子知道,大规模的佔领,一定会对公众造成过度的不便。」资料图片

陈官表示,三子在2014年9月27日及28日于金钟添美道宣布佔领中环正式启动,虽然有提及运动目的是争取行政长官普选、非暴力,但在佔领政府总部,金钟和中环的範围,却没有任何比例概念。陈官说:「我相信三子知道,大规模的佔领,一定会对公众造成过度的不便。」陈官指,佔中由2014年9月28日至12月11日,运动进行时,三子必能看到中环过度的阻碍。

判词续指,陈健民和朱耀明提出,让爱与和平佔领中环一直强调承担法律责任,允许个人被捕。还有人提出,在任何阶段都没有打算通过参与对抗,来延长与执法机关的冲突。陈官说,根据其判断,若佔中所提倡的允许个人被捕方式,意味需要几名警员抬走一名示威者,将其移至警车拘捕。按遮打道当时的人数,以及2014年9月27日及28日添美道的人数估计,要警方能在一或两日内拘捕所有示威者,是完全不切实际。陈官称,虽然三子没有打算通过对抗来延长冲突,「但他们当然有意延长逮捕行动所需的时间。」指2014年12月11日,警方花了近5小时拘捕242人。

陈官提及,有建议指「当成千上万人佔领中环,政权的主要关注便不在于拘捕或驱散示威者,而在市民争取普选。」他认为这个建议不切实际。陈指,如果认为政府可以在一夜之间推行三子所倡议的普选是幼稚的。同样地,如认为成千上万抗议群众可以在一夜散去, 即使当局作出积极回应,也是天真的想法。所以,若认为大规模示威能达至理想结局,从而不用考虑合乎比例的参与原则,有关说法并没有基础。

对于陈健民指,曾有成千上万人参与反国民教育运动令政府搁置,陈官却说,提及反国教并不恰当,因抗议的主题完全不同,陈健民没有理由认为,政府对待反国教的反应,会跟对待争特首普选的示威一样。